郑秉文:养老保险可借鉴美国模式

  近日,人保部的官员和学者相继喊话要改革养老金“双轨制”,将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养老金合并统一。自2012年养老金缺口和延长退休年龄引起广泛热议以来,“并轨”就已迫在眉睫。早在2008年初,国务院就重启事业单位养老改革,但是5省市的试点近乎折翼。

  现在改革再出发,能否破除阻力、实现全国统筹?本刊记者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。

  养老金困局

  《南风窗》:最近,企业退休人员人均基本养老金提高到了接近1900元,这已经是自2005年以来的第九次,上涨具有可持续性吗?这个10%的涨幅是怎么测算出来的?

  郑秉文:这9年之所以连续上调,是因为1997年26号文把养老保险制度框架基本固定之后,养老金的待遇水平就一直往下降。这不是指绝对数,是相对于工资来讲,在“在岗职工工资”中的占比就越来越小,实际就是替代率。当初制度设计的目标替代率是58.5%,1997年大约是87%,但是从此就开始下降,58.5%这个制度追求的目标一年也没有实现过。2005年,替代率下滑到了50%左右,当时社会呼声不像现在这样高,但中央政府还是果断决定,企业退休人员人均基本养老金上调10%;此后便延续下来,一直到2013年,这是第九年了。现在看来,9年前的决定还是很英明的。

  9年来,养老金年均增长率高达10%以上,而9年来的CPI则大大低于养老金的涨幅,总体看,9年下来,养老金增长率远远超过CPI,这就有力地保障了退休群体的购买能力和他们的实际生活水平。这是过去10年来社保制度的一个重要成就。

  但是,从另一方面看,如果横向地比较,与在职职工相比,替代率并没有得到明显提升,只不过下降趋势得以遏制而已。究其原因,就是GDP高速增长驱动下,城镇在岗职工的社会平均工资也快速增长,增速高于14%,这个速度显然高于养老金的上调幅度。所以,从与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的比较来看,养老金这个增幅应该坚持一段时间,尤其是十八大提出到2020年实现国民收入倍增计划,未来继续保持这个增幅就显得更具有战略意义了。

  《南风窗》: “九连增”将会带来什么问题?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?

  郑秉文:自去年全国“两会”期间下调了经济增长率的预期之后,毫无疑问,社会平均工资增长率的预期也必将相应下调,这样的背景告诉我们,养老金上调幅度如果依然保持住10%,就必将会缩小与在岗职工的工资差距。换句话说,未来8年与过去的9年相比,养老金替代率必将上升,进而缓和退休群体的不满情绪。

 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推演。事实上,“九连增”还会提出两方面的问题。一是以前每年涨养老金10%都会成为一个网络媒体好评的事情,但现在出现了变化,你看看网络上的反应就知道,这几天反而形成一个再次批评养老金双轨制的小高潮,甚至网上说得很难听,对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养老金高于企业进行的抨击更为严厉。去年就有这个苗头,今年更明显了,这说明,社保制度不公平问题不仅成为阻碍任何社保改革的一个拦路虎(比如提高退休年龄、养老基金投资体制改革等),而且,业已成为每年元月全社会检阅社保制度不公平的一个由头了。

  第二个问题是,每年上调养老金,为社保基金的投资收益率太低带来了极大的讽刺。收益率不到2%,每年上调养老金水平10%,明眼人会提问,社保制度的财务可持续性将面临巨大压力,尤其对那些当期制度收入不好、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的地区来说,压力就更大了。当然,在财政转移支付的前提下,支付养老金是绝对没有问题的,问题在于未来。

  《南风窗》: 《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2》表明,个人账户的缺口突破了2万亿元。有专家也提出要增加个人缴费的水平来缓解这个问题,我们目前的个人缴费水平处在一个什么状况?

  郑秉文:中国的基本养老保险缴费水平已经非常高了,别说空账出现了2万亿,就是再出现天大的事,也不能再提高费率了,它已经到了极限。我们的名义缴费率现在是28%,单位和个人分别承担20%和8%,这是全国的统一政策。虽然个别省实际上要低一些,比如广东的几个城市像深圳、中山和东莞,单位的缴费都不到20%,浙江全省的单位缴费比例也没有达到20%,让各个城市根据储备情况自己定。并且,我们的实际费基不实,名义费率较高,实际费率并不是很高。

  但是,即使这样,我们的费率水平还是很高的,压力还是很大,再提高费率,一方面会影响参保人的当期消费水平和消费能力,这不符合拉动内需和转变发展方式的转型,另一方面,也影响企业竞争力,进而影响地方经济发展后劲,不受地方政府欢迎。一些地方政府领导亲自出面为企业说情降低费率,就是这个原因。此外,还影响地方招商引资的积极性,尤其在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比较多的地区,他们公开主张降低费率水平,认为这也是减少投资收益损失的一个手段,否则,投资收益率太低,积累那么多基金,他们认为这是很大的损失和浪费。

  总之,从全球范围来讲,中国的费率已经比较高了,比如,被称为富人俱乐部的“经合组织”(OECD)的平均费率水平仅为21%,低于中国7个百分点;再比如,美国跟中国的替代率差不多,但缴费率才12.4%,比中国低一倍还多!日本才13.9%,正好是中国的一半。加拿大才9.9%,韩国才9%,他们还不到中国的一半,而他们的老龄化程度却比中国还严峻。

 [1] [2] [3] 下一页
(责任编辑: 葛占霞 )
我要发言

便民信息

东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

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东营日报、黄河口晚刊、东营网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,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《东营日报》、《黄河口晚刊》、《东营网》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、出售与转载权利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东营网”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 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东营日报、黄河口晚刊、东营网”的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来源:东营网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营网联系。

热点推荐

论坛热帖